Xiaotian (Joseph) Zhang - Online Memorial Website

Sign in or Register

Choose Language - Last-memories.com

Choose Language - Last-memories.com
Xiaotian (Joseph) Zhang
Born in China
45 years
43941
Bookmark and Share
Family Tree
Memories
郑凌
张老师,我也要去当老师了,教经济学。还记得本科时候的经济学是你教的,还能想起你上课时说的话。

两周年了,希望你和你太太在那边健康快乐!
郑凌
今天是您离开我们一周年的日子,这一年里经常会想起你。希望您在那里一切都好。
于小涵
张老师在4月1日的时候,离开了我们。
 
00年读研的时候,张老师已经去了芝加哥大学,再早的一次见面是96年同去上海,在地铁站附近的商场吃饭,李老师也在,乐天还小。
 
再后来,就是07年7月了。我因为生了水痘需要隔离的缘故,一个人住在张老师家里。刚到时很不适应,发着微烧,还要去黑人区的超市买食品,有点低沉。踌踌躇躇间,忽然电话就响了,张老师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来:“小涵,我是张小天。你住的习惯吗?”
我立刻就被这种温暖的关怀感动了。张老师在国内看病,还要记挂着我。难道他知道我在此时是多么无助。
这个电话打了很久,直到张老师的卡没钱为止。
张老师和我说空调在地下室,安装很方便,热的话就拿上来;黑人区也没什么关系,只要晚上别出门,当心homeless;他挺喜欢芝加哥的,这里可以听歌剧,有马友友的演出;芝加哥的批萨饼比其他地方作得厚一点;芝加哥的特产是牛肉和糖果;想上网可以去芝大的一个图书馆,怎么走怎么走;还有一句话:杨宏星是个好同志。
 
现在想到这些细节,眼泪就一滴滴流下来。
即使当时在芝大,也感动的不行,想回来后要去太原看望。
 
几个月后,张老师到了杭州,住在拱墅区的岳父母家。
和照片相比,人瘦了许多,戴着一顶帽子。不愿意谈自己的病情。
只建议我出国进修一下,特别是spss统计。
匆匆坐了一会,想让张老师多休息一下。
出门时,我刻意说,有机会再来看您。其实心里是希望能够这样。
 
知道噩耗的时候,和盛老师在爬山,一时竟没有什么反应。
回去的路上,盛老师说了件张老师记挂妻子的往事。
悲伤开始,在众人的欢笑中悄悄拭泪。
 
我的老师宽厚、豁达,坚持不懈,感情如一。
他的离去是每个爱他的人的痛苦。
一路走好,张小天老师。

 

郑凌

没有想到2006年夏天芝加哥一别竟然是最后一次见到您了。那时您太太正在与癌症搏斗,您的坚强乐观让我觉得任何安慰的话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在浙大读书的期间您给了我很深的影响,后来还考研,申请出国留学时已遇到困难我第一个想要求助的人就是您,而您总是不厌其烦的帮助我鼓励我。

 

其实您给我和其他同学的印象,不仅仅是个好老师,更是个尽心尽责的好父亲。那个时候您儿子还小,经常看见您骑自行车驮着他在学校和其他课外活动场所穿梭,虽然很辛苦但是您总是很幸福地跟人说起儿子的乒乓球技已经大涨了,你自己都快不是他对手了。上回在芝加哥您说儿子有场网球赛在我学校附近,可以趁球赛大家聚聚,您又很贴心的提到这是学生的比赛比不上商业比赛有看头,大概只有家长才能坐得下来看,怕我觉得无聊,可是这样的比赛您不知看了多少回啊。每回跟您吃饭,您都把自己碗里的好菜夹给儿子。

 

诸多往事历历在目,而您却这么突然地离开了我们。我去年给您写了几封邮件都没有得到回复,正觉得纳闷,哪里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今晨刚刚得到您去世的消息,我发了很久的呆,有很多话想说,又有些语无伦次。祝您在那里健康快乐,安息吧,我最亲爱的老师!

祭张小天文

戊子乙卯春,布衣之友于万里外撒手人寰。头七之日,而奠以文:

 

君之生也,岁次壬寅,月次癸丑,日次辛丑。 君长于并,游历于吉,京,杭,及外夷之邦,一生辗转,终魂归故里。

 

昔日君以一念之贞,舍安乐而耽劳苦,携爱妻幼子,重洋远渡,入异俗之域,圆鸿鹄之志。自此八载,闻鸡起舞,唯恐德业不立。君果敢刚正,不唯权势。一日堂上,据理力争,情急之下,竟不知辅以中文。语甚疾而夷人未觉。吾不禁莞尔。自此八载,虽上下往复,学路崎岖,忍小剧克大绪,以至硅步千里。大考将至,同窗惶惶然,君则从容淡定。吾悻然于学业不精,君以土豆农夫自喻,时时勉之,曰,「无他,锲而不舍矣」。君常用此语,吾耳熟能详也。凡此琐琐,如影随行,历历在目。嗟夫!何日年光倒流,再与君把酒当歌乎?

 

家中妻小,仗君扶持。一簋单羞,一席陋室,不改颜回之乐。教抚幼子,无巨细,事事亲恭。时值令阃病危,奔波求医,衣带渐宽。后强忍丧妻之痛,致志于呵护书行。如此伉俪慈父之情,天地潸然。初来芝城,君有车,故同窗时时劳烦之。即非至亲笃好,仍不辞辛劳,毫无嗟怨。然君有忧难,则曰:毋為我是累凡此种种,寸管恕难一一。此番昆仲金兰之义,山川动情。

 

前年君回乡前,匆忙一见。时君已染微恙。问及,君笑曰:「无他,伤寒,常有之。」吾误以为辛劳所致,未始以为忧也。去年冬,与君通话,闻君音微微然。问及,君又笑曰:「无虑,假以时日,可康复之。」以君之强壮,吾仍未以为忧也。 呜呼!其竟以此而殒其生乎?是年春,毕业典礼,君名于册,然君骸灭于黄土。呜呼!天妒英才如斯,何以言哉!鸾风伏窜,鸱鸮哀号。

 

呜呼小天!阴阳相隔,百喊不闻。万籁寂,子夜冥,旧事填膺,思之凄梗。泪珠笔墨齐下,难陈其悲。片言只语同上,难述其哀。君大业初始,然则抱此无涯之憾,天乎?人乎?而竟已乎!亡者已矣,生者凄凄。彼苍者天,抑其有极!

 

呜呼哀哉! 呜呼哀哉!

 

 

            林芬

戊子年丙辰月丁丑日,于风城

Total Memories: 15
Pages:: 3  « 1 2 3 »
Share your Memories
  • Sign in or Register